寶寶的太陽系

關於部落格
這個太陽系,是以孩子們為太陽中心運轉著;
火星代表理想伴侶,也代表著與自己截然不同的一個火星人;
月亮星座是情感的出發地,也展現部份童年經驗;
土星是騎行人生中的淬練與成長;
木星則紀錄著幸福旅程的點點滴滴。
  • 9163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火嫂的邁向選手之路週記-目標與熱情

 上周末我又爬山、又騎了趟長途,造成大鐵腿,昨天晚上跑去看中醫推拿。看到推拿師跟他苦笑說:「我又練過頭了!鐵腿」醫生嘮叨幾句都不用放心上,畢竟有這種頑固的病人他才有生意做嘛!這樣練一練、再花錢看保健師或復健、再繼續練,似乎也頗常見,雖然我自己也會覺得這樣很浪費錢,但即使小器如我、一向堅持休息足夠才繼續練,還是偶爾會有失算的一天,因為我忘記爬山也算一項重訓,還把它當快樂的郊遊說。
 
在運動的領域,只要能成功上凸台的,都非常勤奮練習,而且練習的強度也需要安排痛苦指數極高的部分。即使很多高手會說「哪有,就一周兩次踩踩飛輪」、或「練習次數一隻手數得出來就來比賽」,這些話都聽聽就好,這社會太多第一名都會說考前沒讀書了,更何況運動界。雖然我實在很疑惑,這樣說會比較開心嗎?我總覺得,練很大很辛苦的高手更令我敬佩、才是我心中的偶像啊!但老公說也許有人覺得這樣輕描淡寫才能顯示他的厲害吧。
 
也許有人可以輕鬆練幾次就上凸台或騎得不錯,但那是萬中選一的奇才或年輕有本錢,一般業餘選手甚至資質普通的我這種,天天練習可能都沒辦法擠到能看的位置,加上年紀到了以後,體能的自然衰退讓人必須要比年輕時更賣力,才能維持基本盤,若放掉一陣子必須花更多時間練回來,接觸得越多,越能明白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。
 
這是真理,所以很多人選擇不要比賽、不求競速,不要讓自己那麼辛苦,以健身為目的去騎車,比較能享受其中樂趣,並且更持久。我完全同意,因為我之前四年都是這樣想的。開始比賽以後,朋友給我最多的忠告,我覺得也是最重要之一就是:「不要練到失去熱情。」這一點實踐上如此困難,除了某些訓練課表需承受身體上極大痛苦以外,整個生活就是圍繞著訓練目標(通常是比賽)而活著的,這週拉了長途的,就要一定休息,休息過後又有高強度課表,再有效休息,可能一般周末假日的約騎因為目的不符,都會放棄。更別說有工作有家庭有小孩的選手,還要配合這三組人馬調整作息,又或者通常會犧牲陪伴家人的時間,因為你覺得時間不拿來訓練很可惜。然後練得很累→去推拿→再回來練,如此周而復始。
 
今天從我腦海冒出的,是我認識些曾經是高手的車友,退出車壇後就不再騎車練車,就好像騎車這件事情從他的生活中消失。我曾經懷疑,為什麼曾經很厲害的人會不想騎車,那是不是不夠愛騎車這件事?!
 
也許不是不夠愛,而是愛得太深太執著。
 
因為曾經投入生命的所有練車,曾經用最大的痛苦換取最高的快樂,所以知道自己定義的目標有多高,想再得到那種騎車的快樂,要付出多少代價,甚至犧牲陪伴家人朋友的時間,因此害怕或是沒有條件再重來一次。就像我不是因為不愛小孩,所以不想再生,只是明白我對這件事要求有多高,無法再付出一次而已。
 
還好,騎車對我來說,比生養小孩容易許多。目標的定義隨時可以改,就看我那時怎麼想怎麼快樂。在我兩個月來的偽選手生活中,雖然沒有上面寫的這麼痛苦,但我相信,如果在體能上想要更上一層樓,以我目前的等級,付出再多都不為過。我快樂嗎?我還蠻快樂的。因為這就是我目前想做的事呀!如果我不想,給我一百萬我都不會幹。
 
但是我真的不敢保證,這樣的熱情能持續多久。也許有一天真的好累好累了,我就會告訴自己放下吧,都給別人贏沒關係(......寫得好像自己贏很多次一樣)。然後開始租二呆跟小魏的車,約朋友遊山玩水,車還是要練,但就維持在「5個小時爬的上武嶺」的程度吧…(什麼,這樣也很難?!) 塔庫瑪說每年武嶺盃給自己3.5小時的目標,確定自己身體沒壞掉,嗯大概就是這個意思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那天偶然知道有人把我選手週記的訓練內容斷章取義作負面評論,老實說又驚又喜,驚的是對方這麼認真咧,喜的是我沒像對方想的那麼笨呀,師父傳授一百招,還是適合我的才拿來用啊,如果專業部分寫的有錯,歡迎直接留言,我會改的。
 
重點是:我志不在教學,也不用自己當例子鼓勵別人(除了嫩屁屁那一篇除外),因為我資質很普通懂得不多,雖然用功但看來進步幅度也挺有限的,如果一般人跟我一樣認真騎這麼久,早就成高手了。但如果也曾有相同心境,文字帶來那共鳴的剎那也就值得了。
 
任何的嗜好,本質只有一個:殺時間。(人生撇開無常,時間還算長對不對?)
寫部落格紀錄殺時間的點點滴滴,目的只在「證明曾經存在」而已
(遇到無常時好歹留點東西)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