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寶寶的太陽系
關於部落格
這個太陽系,是以孩子們為太陽中心運轉著;
火星代表理想伴侶,也代表著與自己截然不同的一個火星人;
月亮星座是情感的出發地,也展現部份童年經驗;
土星是騎行人生中的淬練與成長;
木星則紀錄著幸福旅程的點點滴滴。
  • 9503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8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火嫂的邁向選手之路週記-思源埡口聯賽紀錄

 
 火星人放慢速度帶著我們走台七丙,過了牛鬥橋後也到了比賽放行點,火星人加速離去,剩下我跟小威。之後開始進入滅絕師太嚴厲的訓練課程,一路上小威見坡便輕盈抽車還要我咬住不准掉,無奈我實在太弱,幾乎沒一個坡不掉的,過了太平山叉路口後,小威說今天沒到南山之前我們都只能掛大盤,我一聽傻眼,默默的撐了幾個坡後,終於忍不住切了小盤。
 
此時滅絕師太微偏頭用凌厲的眼神加上詢問:「妳…..還掛著大盤嗎?奇怪我怎麼聽到換檔的聲音?」我心虛的說:「我我……實在不行啦。」
「不行也要撐一下,妳以為別人不累,比賽是這樣,其他人也很累,比妳快的都比妳累。無論如何一定要撐過去!」
 
我們在四季雜貨店補了水,不小心又聊了十幾分鐘(話好多XD)。南山後,小威心想帶到這裡仁至義盡了,老娘要先走了,輕飄飄的離我而去。剩一個人,太喘太累時調節一下,隨後又勉力騎著,如果自己一個人探路可能就輕鬆騎了,可是小威一起說什麼也不能讓她等太久,反而更賣力。約莫36K左右火星人下滑了,過了41K上次978抽筋的地方,我知道終點已不遠。最後1.5K左右手機響起,我猜是小威打來,但終點快到我不想停車,起身狂奔,繞過大崩壁看到前方涼亭快到了,怕她等太久開始哇哇大叫:「我到啦!我攻頂啦!」結果涼亭只看到一位山地朋友,大概被我的喊叫嚇傻了,睜大眼睛看著我一句話也不說。我問他他才指指後面說:「你朋友騎過去了啦。」
 
最後在涼亭後方斜坡看到小威,山頂濃霧天色越來越暗,原本想等火星人來接,但我沒帶外套頂不住寒,咬牙決定下滑。跟著紅色風衣小威下滑(是種享受),讓我想到上次2P滑陽金,她比我快多了但幾次約騎總有好幾次帶我騎、收穫良多。最逗的是她鼓勵我,好好練下去總有一天我會紅,要我好好打扮,舉凡推薦防曬粉餅、打斑療程可以幫我全包等等…...呵呵呵,以我的實力應該沒那個命呀!
 
滑到南山吃中餐時,火星人打來說牛鬥橋路段修路,整點放行10分鐘,這樣一來一往,我們會很晚才會合,不如我們繼續下滑,但南山下起了雷陣雨,進退兩難。小吃店門口我看到一台很眼熟的褓姆車,竟是「山瘋戶外」的小魏老闆,今天剛好載山友回台北。跟車上的山友打了招呼,小魏老闆願意載我們去跟火星人會合,這真是今天最完美的結局了!多美好的一天啊啊啊…()
 
賽前推計一下,我看過比賽名單比我強的可能有8個,我不奢望得名只期望自己能在中間值,但是小威叫我不要想那麼多了,與火星人設定了我這次比賽的目標,既然今天都這麼拚了,高標設定為3:50。我想,我已做好了準備迎接我的第二次俱樂部聯賽。
 
~比賽~
賽前一天,聯繫所有車隊參加人員與選手,跟大夥把補給車次、人員、行程確定,花了大半天,下午去採購補給品,每次車隊去比賽,我都像要出去郊遊一樣,很興奮。當天早上3:30起床,生理節奏還沒跟上,靠著機械化的煮咖啡、早餐、盥洗動作欺騙全身器官今天跟平常一樣,所以快點起來幹活兒了,每次比賽的氣氛總是這樣帶點疲勞、緊張的在天沒亮的時候散布著。
 
照著表定行程,車友與補給人員也陸續到達現場,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準備,補給車先行離去,我們也準備放行了,賽前大家比了比心率,我98火星人80,不用說緊張大師是我無誤。女子組跟男子40M以後一起,是第二梯放行,放行後經過停車場的石子路實在不好操控,隊伍越拉越長,我聽到前方美靜回頭對我喊了一句:「薇裙,免驚!」瞬間心率降了2下吧我想,突然覺得燃起希望。
 
不過很快出了停車場,追前方主集團就變成我很吃力的工作了,雖然前導車放行前速度不快,但還沒熱開的我速度更慢,位置越來越落後,快到牛鬥橋前已經發現非常吃力,上橋之後落到集團尾巴,用盡全身力氣想說至少跟到放行點吧,沒想到抬頭一看前方過橋左轉後的菁英分子早已噴出,而我已氣力盡出,覺得眉心中間緊了一下心臟似乎快跳出口,那千分之一秒鐘腦袋裡閃過一個念頭:「救護車有嗎?我三個女兒不會沒老媽吧?」低頭一看心率180方才回過神來,此時剛過放行叉路口,前方選手噴的噴、散的散,內心突然覺得解脫,這是我與自己的比賽無誤,我一直都知道的,我不會因此喪氣、但也沒能力追因為已經拚上全力,不要放棄就對了。
 
一路上追過兩三個妹妹,大致上都在太平山叉路口就爆掉了,獨立山段我很想重演探路那天一路大盤,但覺腳力不夠只好照自己想法切,每30分鐘就吃一包能量包,這是我第一次比賽時吃專業的能量包(以前都吃羊羹、香蕉),但感覺吃完後真的比較有力,約可撐上一陣子。沒有掛音樂只好想著卡師說的,蟲鳴鳥叫都是天籟啊,這次我又聽到烏鴉「嘎嘎嘎嘎嘎」的笑我慢了,每次來這條路都有。
 
過留茂安我看到路邊有位美女停車在補給,親切的問我要不要水,今日豔陽高照已喝完一罐超過預期,想起小威叮嚀不可缺水,我脫卡開罐讓對方補水,她笑盈盈地問我說:「妳是薇裙嗎?」我說是,但喘得很又心急,道謝後上卡離開,心想說好面熟卻沒問姓名,日後如何道謝真的好惋惜。(還好後來找到恩人Echo Ho,沒留遺憾^^。不過車友們平時車帽風鏡相見,素顏裝扮真的都連不起來。)
 
前面有位台大單車社的妹妹,我一直看得到追不到,從四季平台開始她越騎越快遠離我視線。為了那段又平又直的陡坡,我還用上了小威上次提到寒果仁的蜘蛛網騎法,用之字形緩緩雙腿壓力。這段經過一些筋疲力盡的車友,我還有餘力互相打氣說補給就在前方,到達南山隊友補給處約為2:25,比我預計只快了5分鐘,但卻是一劑強心針,接過補給人員的水壺,咪咪大喊加油好棒!還看到小柯躺在地上(拍照)。我好想起來抽車呀!(再練練吧)
 
後來火星人說他丟水壺時,咪咪大喊:「哇、好帥!」他忍不住笑出來,大鵬也說痛苦時看到補給人員就感到輕鬆了點。如果說補給也分物質與精神上,我覺得這兩種給選手的鼓勵,真的同等重要。
 
最後15K,風也大、太陽也大,我維持起碼的心跳與踩踏,但一直沒有再追到同分組的人,右大腿下方有抽筋感,還好換檔調整後又好了一些。從心率一直見到16X發現自己體力下降趨勢明顯,沿途高手已經陸續完賽下滑,看到小憲坐在路邊幫我加油打氣時,早已換裝休息。我沒想太多,自己設定的目標就快到了,努力踩踏進終點完賽就好。遠遠看到火星人跟這次開車的林垂勳在喊我,進終點後他們問我要不要扶,我說不用,順利脫卡沒抽筋,時間3:54比高標差了4分鐘,但我已經心滿意足。
 
賽後知道W30組成績小龜第二名、喵老師第三名、美靜第四名。我W40這組分一仍如預期是小如,其他我都不太認識(果然還是個菜鳥,同組的認識的很少)。我跟布鞋麻聊了一下,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,真的很高興,也見識到她的優秀。恭喜第一名小如的時候,我問了她的成績,發現跟我差了一小時啊,這真是一個天文尺度的差距,實在太恐怖啦!(這裡要感謝小如賽後知道我半夜身體發燙沒睡好,特地教我一些排解的方法。)
 
Well, 天候因素比探路那天更惡劣,但我這次跑出自己預期的成績,相較於第一次阿里山賽我苦苦撐完進終點大崩潰,這次我搾出了自己的所有(均心率172最大182),穩定的騎完了思源埡口。從「撐完」到「騎完」的進階感,真的讓我覺得累這趟很值得,我知道我已經進入聯賽的門檻了,無論體力還是意志力!但我應該是倒數,沒有達到中間值,比起中段班的同梯,實力仍然懸殊,這代表大家都很拚很努力,他奶奶低2015好難混你知道嗎?
 
回程車上,火星人也說他沒跑好,前面丘陵地有跟住主集團,算是對自己有交代,後段就爆了。歐鐵也騎到抽筋大爆炸,覺得太久沒練。美靜雖然保住凸台名次,但沒有騎到自己預設的目標,我知道她的。……不過累炸的我們,回程卻一路聊天聊到不想睡覺,嘻嘻哈哈的靠杯中,也稍稍撫平了大家心中那麼一點點的失落感,一路走來,我真的最愛這個部分。 
後記:(與比賽無關的第三人稱)

有關朋友期許「總有一天你會紅」這件事情,讓妳又回頭問自己期待什麼、想要什麼。也許有人會說妳文章寫這麼多早就粉絲滿天下,而妳知道自己其實曾經算有名過,母乳協會理事長的那四年,辦過幾個大活動、記者會,常上媒體,親友們常說又在電視上看到妳了,也算小有名氣。

也因為有這四年的經歷,妳太清楚自己是哪一塊料,妳並不是沒自信,是有能力應付但很不喜歡,妳情緒溫度敏感、沸騰時會靠杯、忍無可忍時會選擇伸頭一刀然後縮回自己的世界就好,站在第一線最後總讓妳神經衰弱,所以妳習慣比較簡單的人際關係,慢熱慢熟,妳會說妳還是想低調一點。

那天與朋友探路,她說:「做事可以高調,做人要低調些」妳非常贊同這句話也佩服朋友的智慧。不過妳仍然需要時間仔細思考,找到這當中的平衡點。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