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寶寶的太陽系
關於部落格
這個太陽系,是以孩子們為太陽中心運轉著;
火星代表理想伴侶,也代表著與自己截然不同的一個火星人;
月亮星座是情感的出發地,也展現部份童年經驗;
土星是騎行人生中的淬練與成長;
木星則紀錄著幸福旅程的點點滴滴。
  • 9595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20150418-19 二日50978首發團

(DAY 1)
 
跟著老公加入GB車隊,真是一個很愛做車衣的車隊,別人開團我跟著買,買得不過癮自己再開團,做車衣做到老大制止:「這團開完不要再做了,等我們推新款式!」......受不了啊,車隊車衣好好看嘛!曾經有新朋友問我:「車衣背後那個數字,是電話號碼嗎?」那組號碼,需打橫著看,是一組「神騎的摩斯密碼:5>0>9>7>8」。
老大告訴我,2010年他跟大師兄瘋狂的畫各種練車路線,其中一個路線少數人騎過,叫一日北武(台北到武嶺),因為從台北走北宜(台9),接宜蘭支線(台7+台7甲),再接中橫公路(台8)上武嶺(50),所以隊友把數字連起來,成為50978這組密碼,同年7月首發團,夏天開始每月一次。GB老人說,第一次,幾乎所有人都在南山陣亡,第二次以後,這路線練得漸有心得,方才開始大鳴大放。因為數字諧音很G8,且實在是個硬挑戰,邊騎邊罵很有韻味又符合車隊風格,吸引了很多熱血的車友前仆後繼的挑戰。
 
火星人加入車隊後,當然把50978列為目標,也在前年挑戰成功,而且一試成主顧。每年都來個一次,晚上8、9點從新店捷運站出發,拼第二天中午攻頂武嶺,因為是騎半夜的風險很大,攻頂後還要下滑很久才搭得到車,每次老公或車友走這條路,我都會透過FB關心打卡狀況,確定他們平安順利;其中火星人的好搭檔除了阿男、麥哥等勇腳,還有978模範生熊大,這些年來已經跑這條跑過8次了。
 
照熊師父的邏輯,台北上鎮西堡只是他詐騙術的第一步,他的終極騙術就是把我騙去50978,去年我雪恥宇老後他就不停的遊說,還是麥哥比較有良心,知道地球人等級不同,建議說這路線我2日可成,晚上住武陵農場,好好規劃,開個小團會很悠閒。
 
今年過年時我想起這件事情,有天點進武陵賓館官網,才發現假日訂房熱絡程度幾乎滿到三個月後,眼看機不可失,查了家庭日曆看好空檔,很快的請麥哥幫忙訂四月中一間四人房,然消息放出後幾個朋友也說想去,馬上再加訂一間,一天內招滿8人,兩天後錢就收齊,沒想到這個2日978團秒殺的速度媲美專業路跑活動XD。考慮大家腳程不同要在山頂等待,又怕下滑危險,我們後來租了一台專業褓母車,第二天中午在武嶺接我們回台北。
 
一個月內,我跑了一日雙北順時針,台北宇老來回,希望把狀況調整好。生活上遇到一些瓶頸,毅然將頭髮減個超短,順便輕量化也換個心情,無奈本週又重演去年一日北高慘況,趕工作壓力好大,每天加班緊張到凌晨四點驚醒,我心裡祈求老天爺再給我一次機會,好好把握住今年的大活動,不要再有上次的狀況(上次北高380我騎不好、隊友摔車.....慘烈仍刻在心上)。
一週內氣象預報是好天,出發前夕,su wei ming小夥子說他要參加,但會自己找地方落腳,於是我們一行9人,週六早上5點20左右出發。聽說車隊練車第一個休息點都是礁溪,這一次我決定坪林不休息,開跋到礁溪共花了3小時。一路上跟小夥子聊了不少,去年魔王跟小明的978,他曾經躬逢其盛,大禹嶺段小明對在拍照的他說「不要擋在魔王前面,因為魔王不能停車(掛大盤)」XD.....他去年沒看到合歡山的杜鵑花,這次除978以外還要扛車上山看杜鵑花,我對杜鵑花也是很有感情的,平地杜鵑花開時是我的生日,山上則要晚一個月,無論是練車,還是賞景,每個人都有各自追尋的目標。
在礁溪便利商店休息時,大家關心著中正盃隊友的賽況,聊行李、聊褓母車,才知道二呆哥載山友,今天剛好也上武陵農場,還帶著他的自行車,說不定能同騎。到員山這一段,強度非常低(以高手為基準),我還能拍拍照,跟在雙頭列車正後方好像搭高鐵,超舒服的!
不過入山後就不行了,剩下麥哥帶著我,應該是剛才有拉了一段,我突然很累,麥哥令我停車,塞給我一顆藥丸,雖久聞麥哥是藥頭、軍火商,但這可是我第一次吃他的藥呀!希望別上癮,我喜歡靠自己^^.....熊大補給完追上後我們開始聊天,可能藥效發作,我精神好一點了。熊大上次鎮西堡被年輕人慘電,頗有感觸,頻頻說應該是跟我騎太久了有所荒廢,退步而不自知,得到一個結論:「對火嫂仁慈,就是對自己殘忍。」
一日雙北曾騎過這段路,但當時後面還有人,騎起來頗輕鬆。這次不同,我揹值星(關門姐),雖然到定點的時間都差不多,但感覺比上次還累許多,應該是心理壓力所致。我們照例到玉蘭村吃滷味再上路,剛才幾位跟著卡師的卡車頭的,受不了丘陵地的摧殘現在都敗下陣來,火星人背包裡多幫我帶了兩罐咖啡,一頭汗,決定陪我慢騎。
台7進入台7甲後,是一段漫長的路。我們在太平山叉路口休息一下又往前開,時間進入12點,正午的太陽開始狂曬,我越騎越慢,看到一家小商店馬上又補可樂沙士,快到四季之前,應該是我撞牆期了,慢騎到蛇行,此時山邊一隻烏鴉發出「嘎(哈)嘎(哈)嘎(哈)嘎(哈)嘎(哈)」就好像在笑我的慢,讓我跟火星人都忍不住笑出來,火星人最後看不下去幫我把背包整個接過去,減輕一些重量。爆熱的中午,在四季雜貨店熊大喝了四罐飲料,卡師發訊息說:「二呆哥說肚子好餓....」難不成在等我們吃中餐,有點心急,我怕騎到天黑呀......
 
一路上,火星人細數上次978就是單速車男孩在這裡睡,之前騎到這裡天都還沒亮等等,以後我也是如此吧,如果再來一次,每段路都載滿著之前的回憶,然後,再加上這一次的!
慢慢龜過四季平台,沒有衝刺但我已經開始不停變換姿勢包含握下把,肚子整圈酸溜溜,腿已經疲勞到必須用腹部股邊的力量去壓。我覺得,台北-武陵農場比一日雙北硬好多,雖然里程沒超過,可能是因為配比的關係,一日雙北約2/3左右該爬的都已爬完,而978重頭戲都在後面。
快到南山的一個大彎,火星人高喊:「影帝來探班啦!」看到二呆哥穿著粉紅衫,戲劇性的出現在噴灑著高麗菜的水霧中,一陣熱血XD!不過正經過陡坡,我氣喘如牛的撐到雜貨店,好不容易終於能放飯(約下午2點多)。二呆哥看態勢不妙,貼心的說若有需要他開車下來載我,可是今天都已努力到這裡,此時上車的話之前的都白幹了,師父也說無論如何要堅持下去,我請腳程好的隊友先走,我希望自己五點前能達陣。
 
南山到武陵農場,最後一關是思源啞口,因為太累,這一段我都沒什麼印象了,只記得到41k時,熊大冷不妨說:「火嫂妳看左邊....」我一抬頭看到左前方100公尺處一個「高強度灰白色護欄的髮夾彎」,眼看快抽筋了後面還有這齣?!馬上崩潰下馬稍做休息。
吃了巧克力再上路,但勉力爬過大坡後,右大腿下方仍然抽筋了,好痛!
我降低了迴轉速,熊大爬完大坡可是輕鬆了,回頭喜孜孜的問我說:「怎麼樣啊?978爬到現在有什麼感想啊?」我好痛,想回一聲:「幹!」都沒力氣,頭又低下去默默踩,把抽筋處緩一緩。熊大等了幾秒聽我沒作聲,心想:「邁阿謀瞎,緊酸~」趨前去追火星人以免踩到地雷=.=。
 
一起騎車久了,車友間最寶貴的情誼,不是革命情感,而是「默契」吧。我一直這樣覺得。
 
這段我去年曾經騎過反方向,滑下去好短咻咻咻,但爬回來里程感覺完全不同,連火星人都記錯里程,說好的43k已經過了,還是沒有看到啞口的涼亭,每一個彎都好像快到了,就這樣「好像到了」整整2k,三人終於爬到最高點準備下課。
下滑到武陵農場這段,一反常態,我一直沒辦法追上火星人,以前他都嫌我滑太快(恁祖媽只有這時候能陰/贏你啊~~),沒想到今天他揹了兩個包包,重力+速度完全逆轉勝!
 
5:20 抵達武陵農場,開心的到隊友房間打招呼,第一天行程全員平安到齊了。吃飯時,大家討論今日狀況好熱烈,因為卡路里消耗4~5仟卡,每個人都狂吃,我感覺全身的肌肉都有感,連腹肌都酸,卡師說終於用上核心的力量了,之前聽卡師推薦買了自行車運動解剖學來看,發現練個自行車還得全身每塊肌肉都練@@"(會不會太誇張?),今日印證所言不假,其實是因為腿已不爭氣,其他隱藏肌肌全部得拿出來用啊。
 
吃完晚餐,大家採購零食,卡師買了啤酒(後來聽我同事說喝啤酒可排乳酸??),隔壁間上演按摩秀,但我已經沒力為明天做任何準備,早早躺平,武陵農場下起了大雨,二呆哥說如果明天繼續下雨,他會把我們載到山頂換車回去,但我仍然想相信預報:明天是好天氣。在涼爽的夜裡,卻睡不太穩,疲勞的身體還是亢奮的,明天的事,明天再說吧!
(DAY 2)
 
早上5點多自動醒來,武陵陰天,獨自去爬東峰的小夥子傳來訊息,山上雲厚,但沒下雨。我們這間四位阿北阿摁陸續起床盥洗,規劃一下今日行程,麥哥說因為已經很累了,大禹嶺慢慢凸,攻頂時間下午約兩點左右,但因卡師算是此行哨兵,我們給他訂了個12點半的高標(嘿嘿嘿)。聊到早餐時間,去隔壁敲門時,才發現隔壁這間通通還在夢鄉啊~~(一心以為二呆哥要載上山,放心的睡吧XD)
出發前火星人又發現前輪沒氣,趕緊換胎,拍照前發現帥董只帶單邊手套,真是忙亂的早晨。二呆哥下午三點才要值班,因此先幫我們載行李到山頂轉交我們的褓母車。我們在武陵農場前拍下了搞笑的人體排字,原本想攻頂後再拍一組,只是腳程差很多以至於理想跟現實還是有差距的.....還好有提早拍。(筆記,弱腳在主集團噴出前想做的事情都要先做完。XD)
到環山部落這一段,原本酸爆的大腿緩慢熱開,覺得還可忍受,環山部落風景秀麗,此刻騎起來甚是享受。二呆哥在梨山賓館等待,我們趁補給聊了一會兒,上路時熊大預告我,下面這段可是又臭又長,要有心理準備。在888前的修路段有水坑,我差點摔車,還好有驚無險,照例拉弓。
漸漸我的疲勞開始發作,天知道我這兩天微調過多少次騎乘姿勢,為了抽車緩和,我連蝴蝶袖那塊肌肉都會痠痛(那裏有多難練啊,此行都被我用個徹底),從11點多到攻頂上武嶺為止,是我此行最沉默的4個小時,累到不想說話,火星人已感覺到我的疲累,試探性問了一次要不要推我。但他深知他老婆不喜歡被人推,今非昔比(與當年宇老相比),現在的行程我大概都知道自己騎得完,也因此不需要推,我需要的是有人能接受我的速度、讓我用自己節奏騎車,不能接受的可以先走沒關係。

太瞭解我的兩位阿北為了陪我,都自動切換成大盤練肌肌模式,一路說學逗唱希望引我開心,還刺激我說,今天可以上車喔,二呆哥載上去輕鬆寫意不會再受折磨了。我意志很堅定,已經剩30公里了,說什麼都要完成,我不要再來一次!!!
沉默的聽著我的音樂,伴著台8 絕美的風景內心戲又開始了,我覺得我攻頂時應該會哭,不是因為愛情那部分,我們此刻很好,早已找到了那個平衡點,老公最近的掩護主將系列就感心,我一直放在心上。上周我丟出辭呈,決定辭掉4年半的工作,原因很複雜,但終究是做了決定,又要回家給老公養了,此時再一次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,我希望能順利走下去。到了大禹嶺,我在雜貨店看到Addy半小時前的留言,也跟他一樣買了一杯很燙的咖啡,吃了包子、逗逗小狗,即將開始最後10K的天堂路。
後面這10K,其實我只有三個感覺:
用力踩→喘爆腿好酸→放慢調呼吸
用力踩→喘爆腿好酸→放慢調呼吸
用力踩→喘爆腿好酸→放慢調呼吸
用力踩→喘爆腿好酸→放慢調呼吸
repeat*N
 
這副歌真的沒搞頭,但若有別人有別的詞兒,請讓我知道。熊大一路提醒我怎麼騎,我都有聽進去但沒辦法做反應,火星人掛大盤衝完陡坡,總又回頭休息一下(其實不是為了來找我),大家都奮力地在爬這幾座牆,真。的。好。奮。力。
 
雖然我曾經從觀雲山莊晨騎上來,也開過KOM補給車,對這10K的風景毫不陌生,但今天全部沒辦法做任何聯想,3000m標高前一個髮夾彎我牽車,之後看到那顆比金城武樹漂亮百倍的合歡山樹,然後大霧、大風就來了。我有點怕攻頂前下雨,內心祈禱再給我一點時間吧,就這樣撐過一個多小時,終於過了松雪樓關卡,我知道後面只剩不到2公里了。不過應該已經是極限了,最後這天堂路特別辛苦。
今天的霧好大,我看不到去年10度C休息的停車點,也看不到我記得的那個終點位置,如果我看得見我就認得,但是每彎上去一次,又出現一個護欄、一個坡,都好陡!

有一度想踹左腳(脫卡),但一想到這麼陡,踹下去鐵定上不來,一定牽車進終點,我不要~

又忍住疼痛再勉強自己踩一下,熊大說等下看到那個鐵板蓋要小心,過了就到了,沒一會兒過了鐵板蓋,還是陡!

熊大說過了這個彎就到了,後面沒坡了,可過了這個彎又一個護欄出現在我眼前,還是陡!

腿很痛,我發現不只鼻涕連眼淚也流出來,又一個陡坡我終於不爭氣的邊哭邊哀求著:「我不想再騎了......」

熊大輕聲再說:「沒了、沒了,真的後面沒坡了...」又一次,我忍住想踹左腳的衝動,再勉強自己踩一下。
 
曾經聽過一位聰明的朋友說起自己被詐騙的經驗,她說明明自己也是高學歷高知識分子,可是接起電話那一刻就好像被下了蠱一樣,對方說什麼都覺得非這麼信不可,非這麼做不可。如果熊大將來退休想兼差,我覺得詐騙集團真的是好適合他:-P,但個人真的不建議做違法的勾當啦~~
 
 
最後記得的那句話是熊大說:「左邊是廁所,終點到了,攻頂啦!攻頂啦!」
 
濃霧中,我看到前方等待的火星人,龜進終點。好像還聽到牌樓上觀光客喊著:「后,是女生來了啦!」

第一次。。。。。
攻頂時腦袋一片空白沒有意識,只剩雙腿還有知覺,疼痛的知覺。。。。。
脫卡沒問題可是眼淚跟鼻涕不受控制的狂飆,只好跟火星人說:「給我3分鐘就好.....」。。。。。
我嚎啕大哭。

都不知道何時火星人拿走我的車,然後我才稍微平靜下來。褓姆車門開,大家看到我都很雀躍(終於收工啦),我想拍照但氣溫很低,麥哥穿著他的人皮大衣,下車陪我拍了一張搞笑攻頂照片^^。上車後帥董劈頭就說:「到底是誰想出這條路線的啊??」哈哈,他搶走我想說的第一句話,也謝謝他第一時間幫我打了這終極路線的卡。

我3點攻頂,跟其他人前後約差了一個多鐘頭,但卡師說一個鐘頭還在誤差範圍內,高手的安慰讓我安心多了。褓姆車下滑沒多久,就下起了大雨,每個人都感到慶幸,老天爺給面子,大雨洗淨了我們的車,埔里晚餐後回台北雨也停了。我們幾人在車上有夠聒噪的,看得出來大家都很高興、也很滿足,內心都已經在想下次了(但我真的不想),這真是不能再多苛求、完美的兩日。
事後我試圖去回想攻頂時刻有什麼感動,卻怎麼也想不起來,只想到一個很貼切的比喻:
小時候帶女兒去打預防針,針扎下去那一刻,女兒哇哇大哭,幾秒鐘後打完針,護士小姐拿出糖果貼紙,她們就破涕微笑,繼續過小北鼻精采的生活去了。
 
我的50978,就是在這樣的純粹的感受中結束的,那樣終極的痛苦佔據了我的全部,無法思考,只能用哭來表達。
 
那一刻,沒有喜,沒有悲,就只有「當下」。
 
騎車能騎到這樣,終於明白為什麼火星人會跟我說,50978 是用生命在騎的。
 
每個人對「生命」的感觸都不同,而我的感受很純粹、很清明、不是很壯烈,雖然哭慘卻比較像小北鼻的發洩,有生命的初衷,我喜歡~
 
事後大家都鼓勵我、恭喜我,方才令我破涕微笑,為自己的第一次感到驕傲,給自己好多讚。
 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謝謝老公掩護主將(感覺被愛),熊大麥哥對自己殘忍的幫我圓夢,卡師的專業理論指導,還有此行隊友的支援、參與,大家的加油。要感謝的真的好多好多~~最後要謝謝耐心看完這篇流水帳的讀者們~XD

【資訊參考】
台北-武陵農場:170K爬升約3450m,含休息約12小時
武陵農場-武嶺:65K爬升約2250m,含休息約6.5小時
總里程:235K爬升約5700m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