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寶寶的太陽系
關於部落格
這個太陽系,是以孩子們為太陽中心運轉著;
火星代表理想伴侶,也代表著與自己截然不同的一個火星人;
月亮星座是情感的出發地,也展現部份童年經驗;
土星是騎行人生中的淬練與成長;
木星則紀錄著幸福旅程的點點滴滴。
  • 9527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火嫂的邁向選手之路週記-永遠是自己想要而不是別人認為你應該要

永寧集結時,還在養傷的帥董出現,要幫我們開車補給,狂熱分子就是有腳癢的毛病,就算自己不騎也可以來陪騎,哈我懂,超開心的。出發沒多久,一小物體自前方隊伍滾到我眼前,大家紛紛閃避,原來是火星人噴了一顆茶葉蛋,似乎預告了後頭的不平靜。進入台七乙之後,看到大家開始加速,燕妮騎著昨天才牽的新車也跟了出去,隊伍速度好快,目送之餘心想:挖靠~新車加持以後看不到麻吉的車尾燈了…….嗚嗚嗚
前段跟偉銘騎在一起,順便聊一下最近的活動,12K處下滑後二呆也同騎,沿路都有隊友聊聊,就是我最喜歡開長途團的原因之一,邊玩耍邊健身。在角板山休息時,小威問我狀況如何,我其實感覺不太出來,還在有氧熱身也沒拉強度,週四照電腦斷層打顯影劑之後,一直就處於一個沒啥精神的狀態,離開便利商店後看到詹林跟野山豬兩人,跟瘋狗一樣的追逐起來,超有戲的,心裡問號:詹阿北不騎雙北存心來鬧的吧?XDDD

角板山往羅浮這一段,一位新朋友永旭跟我們夫妻一起聊天騎,他看我揹了好多吃的東西,又不肯把背包交給火哥,說了句「妳騎車好像很沒安全感……」讓我震驚了一下,很久很久以前,我曾經跟團去觀霧,外套被火哥背上山,我腳程只能騎到一半、凍得要命沒外套穿;另一個很久很久以前,我跟去宇老卻騎不回來,大概是諸如此類可怕的經驗,讓我現在趨向保守,一定只做有十足把握的事情吧。永旭說的是事實,是我的優點,但也是缺點。

在馬告小吃前稍作休息便出發,這時野山豬為了追火星人,踩空摔車了!傷勢有點小嚴重,小威親眼看到也嚇壞了,還好有褓姆車二呆把人車回收,我們少了一個同行夥伴,野山豬說他早有預感,騎這台車可能會摔,這……不祥的預感還是少想為妙,因為誰也沒想到傍晚又重演一次。
過了巴陵大橋之後,熊大示意我可以用點力了,我一如往常說我不要,熊師父說:「後面沒力沒關係,北宜我可以讓妳龜,妳現在可以重踩加速一下……」又說要追擊前方隊友,18銅人資深阿北的魔音傳腦功練習多年相當純熟,百梗齊發、緊密且不重複,碎念得我頭快爆炸,剛才永旭的觀察言猶在耳,低頭看里程現在約80K,此刻何不拋下我的不安全感,當作KOM來到了大禹嶺,試試自己肌耐力還有多少吧?!此念頭一出,那18銅人的百梗馬上破解如煙消雲散,我牙一咬切換為練車模式,穩定提升功率衝出重圍,看到麻吉在路邊等待也不受影響,此時黑白馬陪著我催速度,告訴我前面最高點是四稜,有了目標,我心意更堅定了:「好,就衝到四稜!」一路上沒有交談只有我的喘息,腳酸但是還可以忍受,今天出門時我以為是有氧騎,乾脆不戴心跳帶,沒想到現在竟然在練LT?也許是沒心跳帶的關係,我也沒在看功率了,一切以「自己還可以」的體感為基礎,不停的踩踏,就這樣一路衝到明池。停下來之後,我一直自問,今天到底狀況好不好?從頭到尾我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?XD
明池之後,只騎單北的人馬準備搭車,我們拍了團體照後集結下山。在777指標牌,阿傑跟火哥還開心的搞怪,剩下的10個人今天尚有一半的路程要走。山林涼的不像話,沒穿外套的我並不覺得冷,這段很是舒服。進入又臭又長的平路段,偉銘是我的破風手,自從之前颱風天的旭日號被他帶過之後,我就知道他是很nice的破風手(其實是有同情心啦~),這一段還是維持只跟不輪,囧,雖然如此還是覺得炸心跳(偉銘都在偷加速以為我不知道),平路輪車雖然腳比較不酸,但持續的專注會讓人在停下來的時候,突然間有緊張釋放的虛脫感!!
大家在玉蘭村吃煙燻滷味,我則在隔壁店補了咖啡跟炭烤地瓜,在此與二呆補給車分道揚鑣,之後沒退路了。進宜蘭市區後,燕妮帶我們去她娘家的雜貨店補給,熱情的招待大家吃到飽,接著剩下最後一段台9。入山後沒多久,冷不防發現自己還掛著大盤,我覺得腿還有力,決意再練一下。上次騎過3P+助航站之後覺得功力有提升,美靜說那是因為長途有氧/LT之後再練到肌耐力,今天我想再來一次。
撐到60K看到最前頭拍照的景觀處永旭在停等,我迴光返照似的想說終點快到了好高興,喊了一聲:「幹!」就往前衝,燕妮在後面大喊:「大禹嶺了啊,衝啊~」我頭也不回就開始催了,沒想到後面還頗長滴,我蠟燭剛才點起來還不想太快吹熄,內心幹聲連連想說還有多遠,就這樣終於看到了縣界招牌,阿~得救啦!

阿傑坐在小攤子裡面,不斷撩撥他的麵條給我看(配上很GY的表情),原本想簡單吃趕快走的我看了也受不了,好好坐下來吃碗熱麵。卡師說練車的人都是「吃貨」,我現在也有感,代謝變好的關係,全程都得不停的吃才行。
天色漸暗,我們決定解散不要再等,大家各自找伴或自己回程。坪林後熊大跟阿傑先噴走打算石碇回,燕妮跟信宏往新店方向,我因為剛才拉過強度整個變得很廢,只好慢慢騎,剩下偉銘、劉僑文同騎,原想叫火哥慢騎陪我但他很快噴走,我心裡犯嘀咕「每次都這樣,最後1P也要衝都不等我」,「等下如果出什麼狀況最好給我接電話」,也許是念力太強,到43K左右突然聽到前方劉僑文的輪胎「碰!咻~」的聲音……(幹,我真的烏鴉腦,想什麼壞念頭)

火哥聽到電話響也不接,心想這時候有電話來應該出狀況了(終於有默契了,沒狀況老娘都能自己攻頂),馬上回頭救援,我們就著一支前燈換胎、搞了一會終於摸黑下山。偉銘叮嚀我:「主將,請妳不要再胡思亂想了好嗎?放空~放空~」之後在前方帶路、後方劉僑文補光,夜裡的北宜沒燈的地方真的很黑,看著地上的影子隨著前行不斷的從小放大,我們戰戰兢兢進入新店市區,結束了這超精彩超疲勞的一日雙北。
 
今日騎乘時間11小時,比起3月的逆騎騎乘時間12個半小時快上許多,一來逆騎真的比較硬,二來我也進步了。同樣都花了兩個多小時休息。

以前從來不會在長途騎乘時拉強度,這次突破很多,拉了兩段,巴陵大橋到明池段,最佳30分鐘還有180(約是我的FTP),北宜到縣界均功有146(這通常是我在長途時較有力的第1P均功),最令我高興的除了瓦數,其實更多的是越過自己的心理障礙。

以前別人看我騎完表情輕鬆,都會懷疑我沒認真騎,其實我覺得自己很認真也很累,現在我明白箇中微妙了。以前沒有練LT,有氧就是我擅長、並且能忍耐的,我不敢也不想拉強度,因為沒能力忍受那個痛苦。現在有練不同的強度以後,可以忍受的範圍變大,在長途中有能力拉幾次強度並忍受它,但的確拉過強度之後,整個腳軟累到騎車會扭,可能這才是別人眼中的「有在認真騎」。重點是,兩個階段的我,都盡可能發揮當時自己的能力在騎車。

回首來時路,現在清明許多。其實女生喜歡合作支持,不太喜歡競爭、被拿來跟別的女生比較、也不喜歡被奚落被刺激,雖然我就是從被老公刺激而奮發的,阿北們的刺激一向是我騎車活動的主要樂趣,的確也因為不服輸的關係才走到今日,但我一直覺得練車這條路自己很認真,只是不知道自己的極限,想在有把握的範圍內操作,新朋友的一句話讓我看到了盲點。如果哪一天我想練、想變強、想開火,不是因為要超過誰,而是因為我有自己目標、我想為目標而努力、我知道自己戰場在哪裡。

我努力是因為我想要,而不是因為別人認為我應該要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