寶寶的太陽系

關於部落格
這個太陽系,是以孩子們為太陽中心運轉著;
火星代表理想伴侶,也代表著與自己截然不同的一個火星人;
月亮星座是情感的出發地,也展現部份童年經驗;
土星是騎行人生中的淬練與成長;
木星則紀錄著幸福旅程的點點滴滴。
  • 9053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2015 一日北高380-片場花絮

 16個小時的踩踏其實很多片段都記憶深刻,健忘的我想當然文章的順序可能有點錯亂......對我來說順序不重要,就跟誰騎得比較快一樣,重要的永遠是不會忘記的那些小事。
 今年夏天燕妮說想參加一日北高380挑戰,但想參加的日期與我們KOM衝突到,為了能揪團與隊友一起破風完騎,技術性往後挪一個月,改報另一場。寒流剛結束,氣象預報是個無雨的晴天,但東北風轉為東風,版上總共湊到將近20人的大團,就在11/28早上5:00隨著協會活動浩浩蕩蕩的出發了。
 
這次我吃飽睡好沒有工作壓力,比起去年狀況可以說調整到高檔。不過南寮前仍然跟不上卡師的第一集團,目送燕妮跟著主集團遠去,我龜在第二集團,靠著吉峰、小鄭(去年的班底)穩定前進,聽吉峰敘述一下最近火紅的永安漁港的團練方式,也跟著他用定功率方式上下橋,感受一下全程tempo有氧的快樂!
 其實以前我還在有氧騎時能力不足,常常上坡就用到LT,下坡時因為我心跳可以降一些,所以會趁此時加速,以便追回一點落後的進度。記得有一次還被資深隊友說,這是錯誤的方法、壞習慣要改,但我一直很不服氣,搞不懂下坡為什麼一定要完全休息,回來還跟老公、好友討論了好幾次到底誰是誰非。其實騎法很多種,端看你那時跟誰在一起、對方心裡怎麼想、體能怎麼調節,不同的狀況常常會有不同的騎法。想想其實我很早就會定功率騎乘了啊……穩定的節奏一直是我擅長的。 
 
鳳鼻隧道後我跟帥董、熊大騎在一起,帥董受傷出關沒多久,就來拚這麼長途還帶了我一大段實在熱血,過了南寮檢核點,吉峰帥董先回程,我開始欣賞風景,發現二呆開車追上我們更是開心,一整個沒認真,一直在討照片:-P  (松山青霞有在頂尖攝影師手上留下經典照,一次就滿足了,下次專心開車喔,騎車時再表演李棠華;-)……)
 
快到後龍,撿回燕妮,辛阿姨一姐已經跟主集團廝殺了3個多小時,實力堅強實在是望塵莫及,看到燕妮的背影害我偷偷高興了一下,聽說卡車頭與火車頭兩人帶領的主集團,沿路領騎有夠威,還得到不認識的車友給予讚嘆!到了後龍坡,前方就是此行的制高點,說什麼也要衝一下,我開200W攻頂,感覺前面有氧熱身好了,精神抖擻,殊不知巔峰到了以後,就是摃鼎的開始……(回家後garmin紀錄洗掉所有功率,好可惜啊)
 
白沙屯熊大爆胎,但大家聊天補給一下很快又出發。到台中龍井檢查點這一段,是又餓又曬,原本想找小吃店午餐但最後還是貪圖路邊方便,進全家便利店點微波食物。其實北高最賺錢的就是幾個檢查站與附近便利店了,趕時間的關係都沒有辦法找正常餐廳覓食。午餐後,卡師在鹿港前跟我們道別,階段性任務結束,這次卡師幫我們拍了不少照片,第一次覺得卡師笑容可掬且活潑可愛(以前只有笑容可掬沒有活潑可愛),日本玩回來有差喔^^ 
我跟去年一樣,從彰化一路撞牆到嘉義,這時原本騎在一起的小威已經看不到尾燈,我心想既然沒有號碼牌就放慢速度,照自己節奏騎,熊大、燕妮不時回來等我,但我大概只能均速26左右前進,過了我的故鄉四湖之後燕妮爆胎了,偷偷鬆口氣,拍拍照休息一下。到嘉義時偉銘帶我們去找朋友,說對方要招待吃在地名產烏魚子,不過因為關門時間越來越緊迫,熱情的大哥載著補給品跟著我們到東石檢查點,就窩在便利店吃著香烤烏魚子。 
這時我已經因為整路補給不停又沒有上大號,加上趴著騎了11個小時了,肚子脹氣不舒服到了極點。人很累又想吃又吃不下,Addy看我很痛苦,問了我說「那妳有沒有放屁?」我…….沒有放屁的習慣(火哥才有)。但聽他一說,我上洗手間馬上覺得開竅了一樣,接連放好幾個超級大的屁
 
上了車繼續騎、繼續放,沒想到,居然舒服了耶!!(這真是太神奇了啊,傑克!) 如果以後我跟別人提起這件事,說艾迪當年教我放屁救了我一命,那一定沒有誇大其詞。哈哈哈……連放屁也可以算學到一招,真是夠屌了!同一時間,我隨身攜帶的單車族印度神油(抗摩擦霜),也解救了女隊友的嫩屁屁,長途的騎乘,每個人都有一些壓箱寶,彼此支援教學一下,真的會開眼界。小威後來說,這已經不是在比誰腳程好了,是比誰屁屁比較耐磨,真的一點都沒錯。 
由於二呆說他們的人比我們快了一小時以上,大家緊張之情溢於言表,有號碼牌的火星人(詹林分身)、信宏、燕妮幾位先行,陪騎組的也不敢太放鬆,盡力的踩踏,希望能趕快達陣。沒想到進台南火星人又爆胎,沿路就這樣補補、打氣,補給→爆胎→打氣→趕路,無限循環。 
我的視力不好,晚間騎乘會很緊張,天黑之後,黑白馬在我後方照光,稍稍感到安心,之後一個高架橋下,熊大問我說還好吧?我鼓足了中氣,想說一句話發現中氣不足,於是緩緩搖搖頭,熊大說:「阿不說話了,完了,閃遠一點好了。」我的電力分三格,滿格時會說黃色笑話,剩兩格時會聊天,一格時會罵幹姈孃,沒格的時候,連幹都說不出口了,阿北甚是瞭解我,這時再弄我等著被宰了。
 
路途中,有一些零散獨騎的車友跟在我們隊伍裡面,大家一起取暖其實我們不介意,不過有一位陌生老兄竟然為了卡位在火星人後方,想把我擠出去,真的有點離譜,我累了脾氣也不好,居然就對他罵說:「你不要擠我!:(」我一向自認和藹可親的,但是遇到白目的人還是會生氣。跟陌生團隊車,沒力出來輪,起碼到最後面吸血吧,把對方隊友擠出去是哪招?小威說如果是平路比賽,有時連手都出來推人,@@看來卡位也是一門學問,要學的可多了。
 
過路竹以後,我的碼表顯示電力不足,昏暗的燈光下沒背光,我努力看清那一刻的數據,340公里左右(健忘出發後到二重疏洪道才開機)IF0.638TSS397,我心想TSS會破400,這是我掛功率計以來最高的一次了,輕輕的關機,數據早已不重要,快到終點了,雖然好累好累,我心情開始飛揚起來。之前熊大還在說,他要保留一點以防我拉尾盤,果然被料中,
這時我覺得狀況很好,於是說我想帶5分鐘,便噴出去頂風,小威也是女漢子,下一輪不甘示弱的也出來帶。記得塔庫瑪說武嶺比賽常常在後段被厲害的女車友刷卡,女人雖然爆發力較弱,但整體耐力比較強,記得一定要放尊重點。
 
後來越騎越開心,一直想到去年380兩位阿北在台南後追上我們,放著音樂聊著天騎完最後一段的美好回憶(有美好嗎?一整個健忘),晚間涼風徐徐,今年景物依舊,老班底剩熊大,看阿北破風200K好辛苦,不能讓他今年在沒有高潮中結束(如來神掌的老梗),我說:「熊大,我們等下有過橋的話,就來PK
8-)」沒多久來到第一個橋,我喊:「熊大熊大有橋,快上!」開始加足火力衝到高點,熊大根本沒盡力啊,跟上來說:「一定要這樣嗎?」我沒理他,耐心等下一座。無奈沿途一座像樣的橋都沒有,Addy一路報數,還剩8K,還剩7K,還剩6K……,我說等倒數時通知我吧。我們漸漸接近終點,遠遠看到前方路口的捷運軌道,屏山國小就在不遠處。
 
Addy說最後2K
心情激盪,我們看著紅燈忽然轉換成綠燈,我再呼喚熊大,Addy也狂喊「熊大熊大」(原來那一刻我們兩這麼愛熊大:|,最後衝刺!哪曉得Addy喊完,就像子彈好像還帶著煙一樣自我左方彈出,我把心跳逼到極限一路追,又遇一個紅燈,我們再重來一次!
 
今年路上有遇到二次煙火(好幸運),但那二束完全被Addy這二束KO,毫無保留的最後二束煙火,就在深夜的翠華路上噴發,伴著高雄人的摩托車、寒流甫過的淡淡秋意,昏暗的台17線路燈,國小的圍牆後散發著光線透露會場的位置,那是終點的味道,我這輩子不會忘記~ 
選手們順利在關門前蓋章,雖然倒數第二個檢查點時間略超過,有盧了一下才過關。今年有幾個心得,裝備還是要用對,用爬坡輪騎平路只有累啊;東風是一種逆風,差一分向差很多,東北季風可遇不可求;均速27跟均速30其實不是關鍵,關鍵是狀況越少、休息越簡短、越容易達標。 
騎車這麼多年我越來越有定見,騎車是要健身而不是傷身的活動,所以從早騎到晚的北高380還可以睡覺,算是我這中年人的底線。去年騎380我發誓一生一次就好了,今年姊妹要騎破誓,哎呀呀,明明是磨屁屁的不人道行程!但是,「單車癮」就是......只要有好朋友一起,就很難戒~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